金融虎訊 11月5日消息,今日,國家金融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楊濤在出席“金融高質量發展廣州峰會”上演講時指出,如果我們踏踏實實結合我們金融科技發展過程中的優勢,按部就班地往前做,就能夠有所裨益。上一輪的互聯網金融發展中,沒有形成理論共識就大步快上,造成了很多豆腐渣工程。楊濤還表示,央行的金融科技規劃涵蓋的主要是面向持牌金融機構,持牌金融機構的金融科技創新正是其最主要規範的、最主要支持的對象。新興互聯網金融企業如果要做金融,需要轉爲持牌機構。

  在談到金融科技時,楊濤表示,整個金融業就是一部金融科技發展史,我們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離不開科技創新這條主線。當然,個人認爲當前整個面向新技術的金融創新,其實我們更多地要保持穩妥,避免求快。因爲整個金融創新和經濟改革都一樣,有時候過于追求交易,不斷叠代,反而會出現很多問題。

  楊濤認爲,如果我們踏踏實實結合我們金融科技發展過程中的優勢,按部就班地往前做,就能夠有所裨益。上一輪的互聯網金融發展中,沒有形成理論共識就大步快上,造成了很多豆腐渣工程。

  央行在早期就開始了金融科技規劃的制定,這樣一個規劃對下一步金融發展的過程中是一個更有具體操作的指引。文本中大量都涉及到未來一段時間具體的金融科技創新要做些什麽事,“發展”與“風險”字眼出現的頻率非常高,“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也是出現得最多的字眼,雖然沒有用“區塊鏈”,但是用了“分布式數據庫”,沒用“開放銀行”,但是用了“開放的SDK”等最重要的開放銀行的標准。

  楊濤指出,未來,著眼于以新技術爲導向,整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後是有新的動力的,當然與之伴隨著新的制度規則。在我們國家認識金融科技的從業主體,往往需要把它的邊界略作一些界定,我們在研究當中,把金融科技的主體分爲傳統金融機構、互聯網巨頭、新興的互聯網金融企業、技術支持服務機構;以央行金融科技規劃爲思路,未來在金融科技創新領域以備案和認證爲原則的政策思路的推進,這一系列將會對未來整個金融科技創新市場産生深遠的影響。

  楊濤強調,央行的金融科技規劃涵蓋的主要是面向持牌金融機構,持牌金融機構的金融科技創新正是其最主要規範的、最主要支持的對象。無論是互聯網巨頭還是巴塞爾委員會等等都對它進行了研究,共識是未來三年要對于金融科技進入金融機構進行規範。技術支持企業,大家要看到它不在央行金融科技規劃直接覆蓋的範圍內,如果這些企業跟金融機構有合作,只能間接地約束金融企業。新興互聯網金融企業,如果這類企業要做金融,需要轉爲持牌機構。

  楊濤還認爲,地方發展金融科技離不開研究先行、開放視野、安全優先、功能爲重、大象轉身、科技孵化、場景構建、産融共享、生態建設、人本原則等十個方面。他指出,金融科技創新的核心要素是“人才”,尤其是跨界人才;從需求源頭上看,金融科技消費者保護、專業知識普及教育,成爲重中之重。

  值得一提的是,在科技孵化方面,楊濤指出,重點還是支持一批純粹從事金融技術應用的企業發展,形成規模效應。然而這類企業的界定並不容易,因爲有大量與持牌金融機構合作的機構是“挂羊頭賣狗肉”。他表示,看到一個統計,說截至今年10月,全國注冊的區塊鏈企業已達27500多家,一批AI從業人員非常高興地說“太好了,有區塊鏈的火爆,終于大量的‘專家’要跑到區塊鏈去了!”,就是這個領域競爭就沒那麽激烈了,也暗指了業內存在大量“挂羊頭賣狗肉的”。他認爲,即便有中央所謂的政治局集體學習,並不意味著大量此類機構可以迅速起來,三年之內,27500家可能最後留下的不到三位數,所以科技孵化技術企業的甄別是重中之重。

  據央行網站,爲推動大額現金管理工作,探索大額現金管理實現路徑,中國人民銀行起草了《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在河北省、浙江省、深圳市試點開展大額現金管理的通知(公開征求意見稿)》。經試點行調研分析,各地對公賬戶管理金額起點均爲50萬元,對私賬戶管理金額起點分別是河北省10萬元、浙江省30萬元、深圳市20萬元。

  年利率遠超監管規定“紅線”、收取高額“砍頭息”費用?互金通訊社近日注意到,一家名爲My錢包的借款平台遭用戶多次投訴,不少借款者表示,自己無緣無故被收取了120、380、480、甚至1000多元的擔保費用。

  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首成聯合資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稱“首成資本”)月初被列爲失信被執行人,具體情形爲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B2-20171614 京ICP備15058172號-1

  溫馨提示:金融虎僅提供平台服務,所有産品及展示信息均由發行方提供。理財屬于投資行爲,不等同于銀行存款。投資有風險,購買需謹慎。